繎笙℡

海贼各路cp都会尝试 路中心的超级杂食 信仰从来都是路飞 一辈子都不会变
天雷唐罗(满嘴玻璃渣)


颓废期_勿扰

【索路】失忆的后果2

口☆萌新摸鱼,谨慎观看
(我觉得发出来可能被和谐)

☆路飞人设:双面路  在天然呆的外表下,隐藏着腹黑又心机的黑化路(不是太明显)

☆双面路×温柔索

☆仍是海贼设定

犹豫了好久要不要续写,最终还是决定要写(自己选的设定,跪着也要写完555)

终于知道写文的太太有多不容易了(瑟瑟发抖)

看完tag如果不嫌弃就go

------

在索隆和路飞沉浸在暧昧气氛中无法自拔时,床下面凭空出现的耳朵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我听见了一个不得了的事呢’罗宾收回手,端起杯子,抿了口咖啡说道

‘怎么样,我就说他们俩绝对有事吧’娜美得意扬扬的说‘愿赌服输,你们几个的赌注拿来’

‘我的钱,嗷,我的零花钱啊’乌索普一脸悲愤的说‘亏我那么信任路飞’

娜美乜斜着眼看向乌索普,讽刺的笑了笑

‘女人的直觉真可怕’弗兰奇拍着胸,喃喃道

‘比起这个,罗宾,我更想知道他们究竟发生什么了;我还是不太相信’乔巴晃着脑袋说道

‘好的,嗯,我该怎么解释呢’罗兵托着腮说道‘他们基本上已经确认关系,正在交往中

全场雅雀无声,只剩罗宾手中的咖啡杯与勺子碰撞敲击的清脆叮当徘徊在众人的耳畔

‘好了,不要那么惊讶了 罗宾安抚到‘毕竟咱们去了那么多稀奇古怪的地方,就这点事应该也能接受吧’

‘就这点事?!罗宾你是出于什么心态才能说出来这种话啊’乌索普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说

娜美脸色陡然一变,艰难的说‘我觉的是挺难接受的’

山治不停的抽着烟,一根接一根,阴沉着脸,沉默不语

‘可是,你们又能做什么呢?’罗宾歪了歪头,几根发丝似有似无地在耳旁飘荡‘难不成。。。把他们拆散?’

‘面对这样任性的船长,我们也只能祝福了吧’罗宾轻轻地笑了笑

‘要不。。。。我们在观察观察?’布鲁克小心翼翼地问道

‘只能这样了吧’弗兰奇无奈似的耸了耸肩


砰——

‘好了,做自己的事吧’罗宾坦然地翻开历史书,从容淡定地翻看阅读着

‘哟,大家,早啊’路飞热情地打招呼,天真无邪的笑容中不掺杂一点杂质污秽,亮晶晶的眼中闪烁着光芒

‘嗯,早’看似简单的两个字却怎么也掩饰不了船员们的复杂心情

索隆步履安详的从路飞后面走出来,脚下的步子没有丝毫的慌乱,一切看起来如平常一般如出一撤

但是在一瞬间,几双眼睛的余光刷地瞟向路飞和索隆,若即若离地,试图从他们脸上和肢体上找到蛛丝马迹。来说服罗宾说的不可能的事

看来,这又是一个不平静的一天呢,路飞坐在船头上想到

——

。。。

‘总的来说,路飞今天和索隆并无不正常或过多的眼神等其他不正常接触’娜美推了推刚刚带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

乌索普摸着下巴‘确实啊,一切看起来和平常没啥两样,很自然啊’

‘可是按罗宾小姐所说,他们应该是.........正在交往中啊’山治经过一天的消化信息,脸色终于好了些

乔巴在一旁垂下了头,情绪低落的说‘呜。。。怎么办啊,路飞他会不会。。。

‘还有一种可能’罗宾认真的说

‘什么?’

‘唔,但是我不太确定。。。’

‘啊没关系,罗宾你说吧,反正我们现在也毫无头绪’

‘有可能他们从刚上船就开始互相关注和暗恋对方,以至于他们只要知道时间,就能大致推测对方在做什么’

‘但是当时我也没有上船,你们应该也没有多多关注,所以。。。’

‘保险起见,我们还是再观察几天吧’罗宾补充道

在他们火热讨论中,谁也没有听见,那一丝微弱的电话铃响和他们船长的声音

‘喂’路飞拿起听筒问道

‘哟,路飞,我是香克斯’

‘什么事?’

‘正事到没有,怎么说呢。。。奥对,我是来嘘寒问暖的’听筒中传来香克斯慵懒的声音

‘是吗,我挂了’

‘诶?别别别,我肯定有事啊,你跟那个谁,进展怎么样?’

‘他现在是我的。路飞顿了顿‘男朋友了’

‘哈,我就说这方法管用吧,不过你小子还真能,还会举一反三,竟然直接追到手了’香克斯得意的说

‘那你现在怎么还没追到米霍克?’路飞反问道

‘哈?你说什么’

‘香克斯’路飞叫了一声‘你该不会是在紧张。。。或者。。。害羞?’

‘怎么可能,我才没有!’

‘可是我刚刚听见你那边有砰,咚的撞击声。。。你该不会是听见米霍克这三个字就手忙脚乱了吧’

‘你个臭小子!!’

‘唉,你这样,什么时候才能追到米霍克啊’路飞故意把米霍克这三个字咬的清晰又加重了音量,还似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挂了,再见!!!’

路飞把电话虫放在一边,躺在床上闭目想着一些事

过了这个夜晚,明天又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呢

翌日清晨,路飞舒服的伸个懒腰,睡眼松惺地走了出去

只见自己的船员们坐成一排,每个人都绷着脸,仿佛面前有一个巨大的分叉口,每个人都在苦思冥想自己究竟该走那条

时间凝固了一般

空气粘稠

真奇怪啊,虽然有想过他们会直接问,但不会这么早吧,路飞停下脚步,瞪大眼看向他们‘你们怎么了’

回答是沉默与寂静

路飞看向索隆,索隆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

‘路飞,你听好了,接下来,我们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认真回答’娜美吸了口气,说道

许些是被他们的气氛所感染到。路飞伸手往下按了按草帽,正色道‘你问吧’ 

‘路飞,你 ,你喜欢索隆吗?’乔巴像忍不住似的,带着哭腔问道

路飞一愣,随及笑起来‘喜欢啊’

‘那。。。你会不要我们吗’乔巴的哭腔更浓了一些

娜美惊愕的看向乔巴,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你在说什么啊,你们可是我最重要的同伴啊’

乔巴扑向路飞‘呜呜呜,路飞,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停停停,路飞,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娜美说

‘在你眼中,索隆,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啊?’

‘嗯-是一个温柔的人吧’

娜美他们愣住了

温柔?索隆不可置信的笑了笑

我的温柔只给你啊,路飞


end

【索路】 失忆的后果

☆萌新摸鱼,谨慎观看
(我觉得发出来可能被和谐)

☆路飞人设:双面路  在天然呆的外表下,隐藏着腹黑又心机的黑化路(不是太明显)

☆双面路×温柔索

☆仍是海贼设定

首次写文,本来打好草稿了,但因为人物性格,改动了一大部分,所以是一篇特沙雕的文

终于知道写文的太太有多不容易了(瑟瑟发抖)

看完tag如果不嫌弃就go

——

娜美觉得路飞和索隆怪怪的

自从那次路飞攻击海军的船,不慎掉入海,索隆救他上来后,他们接触对方开始变得小心谨慎

如果不是草帽海贼船的船员,娜美他们也察觉不到

对于他们现在的关系,草帽海贼的船员权当是他们有事瞒着对方

但是他们现在的气氛很令人不舒服,路飞还是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索隆就稍微有点怪怪的

比如在船上不睡觉了,开始发呆什么的

真是的,这是要闹哪样啊,娜美叹了口气,一手拎着路飞,一手拽着索隆,快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好了,你们给我在这儿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娜美双手叉腰,气愤的说

路飞大大咧咧的摆了摆手“能有什么事,你们想太多了,

“我说啊,我在船上不睡觉很奇怪吗?”索隆无奈的说

“这只是一个借口,反正你们就是很奇怪,这叫做女人的直觉”

就这样持续了十分钟的毫无意义的吐槽,娜美从他们口中没有套出来任何有意义的线索

砰—房间里的们骤然被挤开,映入眼帘的是5位偷听者

“啊抱歉”乌索普挥了挥手,毫无歉意的说

“可是,你们也不能一直这样啊,我们很担心的”乔巴躲起来,一脸担忧的说

“要不……打一架?”弗兰奇说

“不行,损伤太大”山治说到

“各位,我有个建议,让路飞和索隆毫无顾忌的交谈…………比如把他们关在一起什么的”罗宾微笑的说

“可是,他们不会打起来吗?”山治问

“不会的,对吧,船长?”

“哎,等一下……”“路飞,你没有选择的权利”罗宾眯了眯眼,危险的笑着“害我们但心了这么久,同样,索隆,你也是”

“没有异议了吧”罗宾环顾了四周“那就这么定了”

索隆沉默的闭上眼

那件事,只有他们二人知道,他们的秘密,是一件必须石沉大海的事,是一件对与他们来说,又羞涩,又兴奋的事

在醉酒的索隆救下路飞后,本应把他带到船上,然而应为索隆感到胸口火辣辣的痛,意识开始模糊不清,浑身上下都溢满了欲望和力量,而那力量急不可耐,妄想如同火山爆发那样一泄而快

索隆具有压倒性的在自己身上,上衣已被脱光,裤子褪到膝盖,白色的液体,数不清的……

这是路飞醒来后看到的景象

他脸上并没有多余的震惊和反感,而是平静的接受

平静的可怕

他冷静的观察这一切,然后轻柔的抚摸着索隆的脸颊,并献上一个包含众多感情的吻,缓慢的配合索隆的运动

于是,清冷的岛上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性爱

凌晨四点半,索隆背着路飞回到了sunny号

“路飞,我会对你负责的”

这是悔恨和自责等复杂情绪交织在一起,醒来痛哭的男人对路飞说的一句话

其实他完全没必要对自己负责,因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精心策划的,是为了试探索隆对自己的感情程度的深或浅,而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了,索隆他很爱自己,路飞想到

对于索隆来说,他的自制力强到出奇,他不想碰的人,就算在那种情况下,他也不会碰,而是独自解决,所以,这一切只能表明,索隆对自己抱有很深的感情,

但是他因为悔恨的情绪太过庞大,以至于他想不起来自己都做了什么,只看到了结果,所以说,他现在的心情满是对我的歉意

真是失算啊,没有考虑到这方面的因素,路飞边敲着桌子边想到,这下告白有可能因愧疚而拒绝

“路飞,路飞?”索隆扭过头,问到“怎么了?”

“没什么”路飞回过神来

“这间房子只有一张床,我打地铺,你睡床”索隆一本正经的说

“不了吧”路飞轻轻的说,“那次你只是因为醉酒而且被人下了药,只是个意外”

沉默,死一般的寂静

即使房间里点燃着温暖橘黄色的灯,也无法照亮两人间无言的尴尬

路飞稍微有点慌乱,为了打破压抑,他做了一个冲动的决定

他盘腿坐好,一脸认真的说“索隆,我问你,你说对我负责仅仅是因为强迫了我吗?”

“噗”索隆嘴里的酒喷出来了,他扭头看向一脸淡定的路飞,抿了抿嘴

“什么意思?”

路飞有点生气,他那么聪明一个人去,怎么会不知道自己什么意思

他面无表情地走上前,逼近索隆,两手拦截了索隆的退路,在那个缩小的二人空间里,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温热的呼吸,好近,太近了,索隆想要逃,他不想重蹈覆辙

路飞敏锐的发现了他的想法,便用橡胶的能力将自己与索隆捆绑起来

这下更近了,索隆懊恼又兴奋的想

砰砰,砰砰,他们能听见彼此的心跳,他们的心脏像要爆炸一般在胸腔内高速跳跃着,仅仅隔了一层衣服,出去这层衣服,他们就又能坦诚相见了

“你说什么意思?”路飞挑衅的问“我在问你,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索隆顿时满脸通红“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路飞缓慢的从索隆身上下来,但双手仍把索隆禁锢在墙与自己中间“好了,现在回答我吧”

“喜欢”

索隆温柔的说,脸上带着路飞从未见过的认真和郑重的爱意“我喜欢你,路飞,非常喜欢”

在索隆说这些的时候,路飞的心跳仿佛停止了,而在下一秒,他的心就为上一秒的停滞而付出了代价

他的脸红的发烫,心跳从未有过如此急不可耐

趁着路飞的防守薄弱,一个空隙间,他们的位置就完全变了

索隆与路飞的手十指相扣,并将路飞的手稳稳的按在墙上,埋进路飞的脖子里,暖暖的笑了笑,温热的气息触动着路飞

“怎么样,你表个态?”

纵使路飞预料到了这种可能,此时的他却也压抑不住唇边荡漾起的开心的笑

他没有回答,而是捧起索隆的脸,再次献上了一个吻

一个缠绵而又互诉衷肠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