繎笙葵

→_→是个过激路推

→_→是个比起红心蓝手更想要关注的老阿姨

罗路日常P2 关于做饭



·ALL路团宠向


·私设_路飞成为海贼王后,罗路同居


-HE


路飞已经好几天没有好好吃过饭了


自从跟了罗,他就没吃过一顿好的。


虽说路飞不是那种娇生惯养的人,毕竟小时候还没十岁就被爷爷丢进森林里,而罗也与他彼此彼此,所以即使不会做饭,偶尔下船到森林里吃吃“山珍野味”亲近亲近大自然也能活下来,至少不会饿肚子


可现在,路飞扭了扭头,看了看这诡谲又大雾弥漫的天气,又低头望了望这无边无际的海,软趴趴地在船檐上,双手伸出船壁耷拉在上面


叹了口气,含糊不清的嚷道“特拉男……肉……特拉男……肉……特拉肉”


“你叫谁特拉肉呢。”罗没好气的走过来,拍了拍路飞的头


路飞晃了晃身体,仰起毛绒绒的脑袋,麦黄色的帽子从他头上滑落,被压平的卷曲头发又翘了起来


“呐,特拉男,我想吃肉—”路飞身子又往后斜了斜,罗自然地托起他的脑袋,岔开双腿,顺势坐了下来


在罗双腿之间的路飞似乎十分娇小,罗松了手,路飞的脑袋就撞上了结结实实的胸膛,发出嘭的一声,但路飞仍胡乱的叫嚷,似乎没怎么感觉到痛


“再等等”罗安慰道


“就算这片海域再怎么古怪,生命卡是不会有错的,肯定能平安到达桑尼号的”


“又或者,如果看见岛了的话,就先去岛上吃吧”


“啊……等等……前面真的有个岛诶!”路飞朝海平线上瞟了几眼,突然兴奋的大叫


船缓慢的移动着,与岛的距离越来越小,一个黄色模糊的身影在岛的边上站立着


“那家伙看起来好像山治啊……喂,是山治吗?……啊,就是山治,喂,山治”


路飞在船上欢喜的跳来去,甩了两下手,在准备把山治拉到船上的时候,山治蹬了两下脚,带着刚采购的食物在空中移动然后不费吹灰之力之力就踏在了结实的船板上


“山治,我饿了”路飞摇着他“我要吃饭!”


“虽然我采购的是绿藻头的晚饭……不过既然船长要求了,那我就让你一次吃个饱吧”


山治不愧是山治,路飞拿着肉拼命往嘴里塞“好吃……唔”


“山治,能遇见你真是太好了!不然我该饿死了”


“嗯,你吃饱就好”山治抽了根烟


“路飞啊,”


“嗯?”


“怎么样,你看你这么饿,跟着罗吃不好……”山治吸了口烟,循循善诱道“要不要考虑考虑回来?”


“不用了”路飞满足的打了个嗝,说道


“那好吧”


山治转头就换了一副脸色,对正嚼着饭团的罗颇不善地说


“特拉男,你再让路飞这么饿,我们可饶不了你”


“没事啦,特拉男本来就不会做饭,我们去森林里还是能吃饱的”


罗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家的人这是损他呢还是护他呢??


“不,听我说,路飞”罗缓了缓神,作了一个决定“你先回桑尼号吧”


“为什么?”


“我回船上有点事”他放下剩余的饭团,一脸平静的说


“好吧,虽然很舍不得你”路飞往下按了按草帽,扬起脸冲罗笑了笑


“船长,你回来就是为了学做饭?”贝波在门框边探了探头,露出半个脑袋说


罗没有回头,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


“可是……为什么要学做菜?”


“你很吵”


……“对不起”


过了半晌,罗看完了菜谱,扭头见波仍在暗自垂泣,他走过去,摸了摸贝波毛绒绒的脑袋,无奈的解释说


“因为我和草帽当家的都不会做饭,虽然可以去森林里吃,但不能天天都如此啊”


他顿了顿唇角露笑,许些无奈却又像是感叹似的


“毕竟我们是要过日子的”


“船长……你……”


“现在好像一位贤妻良母啊!!!”


“贝波,你听清楚”


罗眼里逆着危险的光


“你可以用贤妻良母这个词来形容草帽当家的,但不能用在我身上”


有什么区别吗,不远处听见了全部的佩金听了这话不禁暗暗吐槽


自家那英勇神武高冷帅气的船长已经不复存在了……啊不对,帅气还是有的


“好无聊啊”


路飞坐在桑尼号船头上托着腮说


这都几天了啊,虽说见到同伴们很开心,但果然还是很想他


“路飞,要不咱们去看看特拉男在做什么,正好给他个惊喜”山治吐了口烟,提议道


“可是,特拉男他说他有事情要办”


“有什么事能比你重要”索隆走过来插嘴到


“放心,你想去就去吧”罗宾也微笑着说


乔巴也挥了挥手“没错,路飞想去就去吧”


娜美她们也点点头,给路飞传递了一个眼神


“那……就这么决定了,出航!找特拉男去!”


“船长,船长,草帽小子他们来了!”贝波迈动着两条胖敦敦的腿,急急忙忙跑向厨房,说着,路飞就跳上了船,兴奋的大喊


“特拉男,你在船上吗,我来了”


路飞在船上四处跑着,忽然猛的翁动鼻翼,嗅着香味跑到了厨房门口


但贝波挡在那里,神色不定,躲躲闪闪的


“我要进去”


路飞两眼直勾勾盯着们,仿佛能看到里在做什么


“不……不行”


“我要进去”


“就算你是一只很可爱的熊,我也要进去”


可爱?贝波愣了愣,随及脸上露出一丝害羞,捂着脸扭动着身子


用对付乔巴的方法对付熊还真管用,路飞想


“那我进去了,谢谢你,可爱的熊”


路飞开了门,侧身一闪,顺着门的一点缝隙,一溜烟就进去了


“啊?草帽,你不能进去”贝波伸了伸脑袋,见守门已经无望了,又扯开嗓子大喊


“船长,草帽小子要进去了”


罗没有应声,草帽当家刚进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了,毕竟那是路飞,他所在之地一定会有一场轩然大波,所以不用见闻色也可以在第一时间知道


但罗没有回头,就算听到了路飞那自以为在蹑手蹑脚其实在发出很大响声的脚步,他仍没有停止手中的动作


“嘿咻”路飞伸出手轻轻环在罗劲瘦的腰上,顺便摸了一把自己极其熟悉的腹肌


“别闹”罗声音低沉,富有磁性


“嘻嘻,你在干嘛呢”


几张大小不一的脸眼在厨房门缝中闪烁着不一样的八卦之光,又窸窸窣窣地传来不同的窃语


“诶,抱上了抱上了”


“他们在讨论什么”


“路飞在问特拉男什么时候做好饭”


“乔巴,你竟然听见了”


“那当然,我可是驯鹿”


“等等,特拉男会做饭?我怎么没听说过”山治一脸震惊


“这我们也没听说过”


“喂,这到底怎么回事”山治抓住一旁想趁机溜走的贝波


“别跑”


“什……什么”


贝波僵硬的转过脑袋


“我问你,特拉男为什么会做饭?”


贝波支支吾吾地“我也不知道”


山治皱了皱眉头“难道说,特拉男说的要办的事……就是学做饭?”


贝波低下头,眼神飘向一边


“喂,你们再不来我就吃完了,嗯……还有熊他们”


山治一行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地坐在餐桌旁,看着狼吞虎咽的路飞和系着围裙正端饭的罗发呆


“怎么,不合胃口?”


“不不……那个,特拉男”娜美犹犹豫豫地,半晌,重新开口道


“你和路飞分开去办的事,就是为了……呃……学做饭?”


不是他们不相信,而是这消息实在太骇人听闻了,简直就像路飞没当上海贼王,索隆没当上大剑豪,山治没找到all bIue一样不可思议


“是的”罗大大方方的承认了“本来还想学熟练后再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不过现在就凑合着吧”


娜美有些感慨


想当年,路飞还差点当上海贼王,在面对强敌之际,被喻为“死亡外科医生”的罗动了动手,开了room,为路飞延缓了几秒时间,路飞又以一记象枪冲去,才获得了胜利


再想想,初见罗时,整个人散发着一股狂拽尬天炫酷的高冷男神,而如今像一位家庭主妇一样在家贤惠的做饭


那个当年眼神锐利,浴血奋战的罗,如今在厨房做饭!!!


娜美现在觉得几个感叹号都不足以形容自己的惊讶了


“特拉男,你原来,去学做饭了!”路飞转头停嘴惊讶的望向罗


罗侧了侧头,用手托住下巴,笑了笑,看着路飞温柔的说“毕竟我们也不能天天那样过啊”


“唔……呜”


路飞用手拼命捂住嘴,防止嘴中的食物掉下来,然后又“咕咚”一声把嘴里塞满的食物都咽了下去


又猛的扑向罗“呜呜,特拉男你真好,我最喜欢你了”


说完,他又猛的握住罗的双肩,泪光闪闪(?)地与罗四目相对,说道“我们一起学做饭吧!”


当天夜晚


“路飞,把盘子拿来”   “好”


啪咔


“盘子呢?”     “……碎了”


“路飞,把肉拿来”      “好”


咕咚


“肉呢”           “……吃了”


…………


“路飞,路飞?”


罗扭过头


“睡着了吗”


罗走过去,为路飞披上衣服,笑了笑,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


“晚安”


“你们,干嘛呢”索隆一把揪住在门缝旁偷看的人,阴森森地说


“不要打扰人家小两口的/日 /常生活”


索隆内心OS:虽然我也很想看


罗路日常 p1 (超短篇)

嗯没错绝对是日常
无ooc
无其它设定
一片贼沙雕的文,慎入
(懒得打tag...但还是打了)

——
             “路飞,路飞?喂路飞,你要去哪啊?!”我挥了挥手焦急地喊,他没有回头,反而走的更快了,还边走边跳,我慌乱的跟上去,他扭了扭头,我看不清他的眼睛,但却清楚的看见他笑了笑,笑容中带着一丝顽皮和恶作剧得逞的意味,我则好像松了口气,但那口气还没舒完,远处一团绿色的身影就映入眼帘,我如同被噎住一般,停下脚步站在那里怔怔地看着他们
             我看见路飞奔向索隆,然后扑上去,索隆则像是习惯了一般张开双臂微笑地迎上路飞,亲密无间的好像他们才是一对恋人,而我则是局外人
           “抱歉呐,特拉男”路飞的嘴动了动,唇角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我最喜欢的笑,即使下一秒可能不属于我了,我仍深爱着这笑容
            “现在,我喜欢索隆了,所以呢……”他顿了顿,虽然我可以猜的到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但还是带着一丝侥幸和期许希望事情不是如我想的那样
         他在说话,可我不想听   “我们分—sh—”

         啪——
         还在睡梦中的特拉法尔加.罗被这一声打在脸上的手给打醒了,他睁开眼睛,意识稍微清醒了点,但还没从那梦境中回过神来,他声音有许些颤抖
         “路飞?”
          没人回应
          罗的视线寻找着什么,身体绷得紧紧的 ,僵硬的肌肉和不协调的手臂充分出卖了他的紧张与不安
             突然,罗在的床边角看见因为心虚而不回答自己的路飞,路飞感觉到特拉男投过来的视线,视线触碰,路飞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随及一脸纯洁无辜“抱歉啊,特拉男,我本来想叫醒你的,但没想到滑倒了,不过现在你已经醒了,嘻嘻”
             罗知道路飞想干什么,这家伙自从跟自己同居后,每天最乐此不彼的事情就是花式叫起床,吵吵闹闹地每天都没有好好起床过
            但现在他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了,看到路飞还在身边后,因为那该死的梦久久不能平复的心终于安定下来了,但心中又腾升起了一股无端的怒火以及浓到惊人的醋意
            他脸上没什么波动,只是勾了勾手指,并拍拍床,示意路飞躺下来,路飞还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拍拍身上的灰,然后笑嘻嘻地说“我就知道特拉男会原谅我的”
           看见路飞乖乖躺在床上,罗翻了翻身,瞬间就用嘴堵住了还想说话的路飞,路飞不安分的动来动去,想说话但嘴里被塞的满满的(?),连喘气都有些困难了,路飞的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罗,似乎仅仅能看到罗在认真品尝嘴里的东西,但对于同居几年的路飞来说
          他看出罗很生气……而且……而且正在吃醋??
          虽然感到很莫名其妙,并且一大清早起来就作床上运动真是累死(比冒险还累有木有)…………但鉴于对方是特拉男……所以……
          还是欣然接受吧!(啊喂)

         翌日清晨
         腰酸背痛(伤痕累累?)的路飞和神清气爽的罗见到了索隆 ,罗“哼”一声,扭头亲了口路飞
         索隆:……

END

【索路】失忆的后果2

口☆萌新摸鱼,谨慎观看
(我觉得发出来可能被和谐)

☆路飞人设:双面路  在天然呆的外表下,隐藏着腹黑又心机的黑化路(不是太明显)

☆双面路×温柔索

☆仍是海贼设定

犹豫了好久要不要续写,最终还是决定要写(自己选的设定,跪着也要写完555)

终于知道写文的太太有多不容易了(瑟瑟发抖)

看完tag如果不嫌弃就go

------

在索隆和路飞沉浸在暧昧气氛中无法自拔时,床下面凭空出现的耳朵悄无声息的消失了

‘我听见了一个不得了的事呢’罗宾收回手,端起杯子,抿了口咖啡说道

‘怎么样,我就说他们俩绝对有事吧’娜美得意扬扬的说‘愿赌服输,你们几个的赌注拿来’

‘我的钱,嗷,我的零花钱啊’乌索普一脸悲愤的说‘亏我那么信任路飞’

娜美乜斜着眼看向乌索普,讽刺的笑了笑

‘女人的直觉真可怕’弗兰奇拍着胸,喃喃道

‘比起这个,罗宾,我更想知道他们究竟发生什么了;我还是不太相信’乔巴晃着脑袋说道

‘好的,嗯,我该怎么解释呢’罗兵托着腮说道‘他们基本上已经确认关系,正在交往中

全场雅雀无声,只剩罗宾手中的咖啡杯与勺子碰撞敲击的清脆叮当徘徊在众人的耳畔

‘好了,不要那么惊讶了 罗宾安抚到‘毕竟咱们去了那么多稀奇古怪的地方,就这点事应该也能接受吧’

‘就这点事?!罗宾你是出于什么心态才能说出来这种话啊’乌索普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说

娜美脸色陡然一变,艰难的说‘我觉的是挺难接受的’

山治不停的抽着烟,一根接一根,阴沉着脸,沉默不语

‘可是,你们又能做什么呢?’罗宾歪了歪头,几根发丝似有似无地在耳旁飘荡‘难不成。。。把他们拆散?’

‘面对这样任性的船长,我们也只能祝福了吧’罗宾轻轻地笑了笑

‘要不。。。。我们在观察观察?’布鲁克小心翼翼地问道

‘只能这样了吧’弗兰奇无奈似的耸了耸肩


砰——

‘好了,做自己的事吧’罗宾坦然地翻开历史书,从容淡定地翻看阅读着

‘哟,大家,早啊’路飞热情地打招呼,天真无邪的笑容中不掺杂一点杂质污秽,亮晶晶的眼中闪烁着光芒

‘嗯,早’看似简单的两个字却怎么也掩饰不了船员们的复杂心情

索隆步履安详的从路飞后面走出来,脚下的步子没有丝毫的慌乱,一切看起来如平常一般如出一撤

但是在一瞬间,几双眼睛的余光刷地瞟向路飞和索隆,若即若离地,试图从他们脸上和肢体上找到蛛丝马迹。来说服罗宾说的不可能的事

看来,这又是一个不平静的一天呢,路飞坐在船头上想到

——

。。。

‘总的来说,路飞今天和索隆并无不正常或过多的眼神等其他不正常接触’娜美推了推刚刚带在鼻梁上的眼镜说道

乌索普摸着下巴‘确实啊,一切看起来和平常没啥两样,很自然啊’

‘可是按罗宾小姐所说,他们应该是.........正在交往中啊’山治经过一天的消化信息,脸色终于好了些

乔巴在一旁垂下了头,情绪低落的说‘呜。。。怎么办啊,路飞他会不会。。。

‘还有一种可能’罗宾认真的说

‘什么?’

‘唔,但是我不太确定。。。’

‘啊没关系,罗宾你说吧,反正我们现在也毫无头绪’

‘有可能他们从刚上船就开始互相关注和暗恋对方,以至于他们只要知道时间,就能大致推测对方在做什么’

‘但是当时我也没有上船,你们应该也没有多多关注,所以。。。’

‘保险起见,我们还是再观察几天吧’罗宾补充道

在他们火热讨论中,谁也没有听见,那一丝微弱的电话铃响和他们船长的声音

‘喂’路飞拿起听筒问道

‘哟,路飞,我是香克斯’

‘什么事?’

‘正事到没有,怎么说呢。。。奥对,我是来嘘寒问暖的’听筒中传来香克斯慵懒的声音

‘是吗,我挂了’

‘诶?别别别,我肯定有事啊,你跟那个谁,进展怎么样?’

‘他现在是我的。路飞顿了顿‘男朋友了’

‘哈,我就说这方法管用吧,不过你小子还真能,还会举一反三,竟然直接追到手了’香克斯得意的说

‘那你现在怎么还没追到米霍克?’路飞反问道

‘哈?你说什么’

‘香克斯’路飞叫了一声‘你该不会是在紧张。。。或者。。。害羞?’

‘怎么可能,我才没有!’

‘可是我刚刚听见你那边有砰,咚的撞击声。。。你该不会是听见米霍克这三个字就手忙脚乱了吧’

‘你个臭小子!!’

‘唉,你这样,什么时候才能追到米霍克啊’路飞故意把米霍克这三个字咬的清晰又加重了音量,还似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挂了,再见!!!’

路飞把电话虫放在一边,躺在床上闭目想着一些事

过了这个夜晚,明天又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呢

翌日清晨,路飞舒服的伸个懒腰,睡眼松惺地走了出去

只见自己的船员们坐成一排,每个人都绷着脸,仿佛面前有一个巨大的分叉口,每个人都在苦思冥想自己究竟该走那条

时间凝固了一般

空气粘稠

真奇怪啊,虽然有想过他们会直接问,但不会这么早吧,路飞停下脚步,瞪大眼看向他们‘你们怎么了’

回答是沉默与寂静

路飞看向索隆,索隆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

‘路飞,你听好了,接下来,我们要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认真回答’娜美吸了口气,说道

许些是被他们的气氛所感染到。路飞伸手往下按了按草帽,正色道‘你问吧’ 

‘路飞,你 ,你喜欢索隆吗?’乔巴像忍不住似的,带着哭腔问道

路飞一愣,随及笑起来‘喜欢啊’

‘那。。。你会不要我们吗’乔巴的哭腔更浓了一些

娜美惊愕的看向乔巴,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你在说什么啊,你们可是我最重要的同伴啊’

乔巴扑向路飞‘呜呜呜,路飞,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了’

‘停停停,路飞,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娜美说

‘在你眼中,索隆,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啊?’

‘嗯-是一个温柔的人吧’

娜美他们愣住了

温柔?索隆不可置信的笑了笑

我的温柔只给你啊,路飞


end

【索路】 失忆的后果

☆萌新摸鱼,谨慎观看
(我觉得发出来可能被和谐)

☆路飞人设:双面路  在天然呆的外表下,隐藏着腹黑又心机的黑化路(不是太明显)

☆双面路×温柔索

☆仍是海贼设定

首次写文,本来打好草稿了,但因为人物性格,改动了一大部分,所以是一篇特沙雕的文

终于知道写文的太太有多不容易了(瑟瑟发抖)

看完tag如果不嫌弃就go

——

娜美觉得路飞和索隆怪怪的

自从那次路飞攻击海军的船,不慎掉入海,索隆救他上来后,他们接触对方开始变得小心谨慎

如果不是草帽海贼船的船员,娜美他们也察觉不到

对于他们现在的关系,草帽海贼的船员权当是他们有事瞒着对方

但是他们现在的气氛很令人不舒服,路飞还是一副无忧无虑的样子,索隆就稍微有点怪怪的

比如在船上不睡觉了,开始发呆什么的

真是的,这是要闹哪样啊,娜美叹了口气,一手拎着路飞,一手拽着索隆,快步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好了,你们给我在这儿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娜美双手叉腰,气愤的说

路飞大大咧咧的摆了摆手“能有什么事,你们想太多了,

“我说啊,我在船上不睡觉很奇怪吗?”索隆无奈的说

“这只是一个借口,反正你们就是很奇怪,这叫做女人的直觉”

就这样持续了十分钟的毫无意义的吐槽,娜美从他们口中没有套出来任何有意义的线索

砰—房间里的们骤然被挤开,映入眼帘的是5位偷听者

“啊抱歉”乌索普挥了挥手,毫无歉意的说

“可是,你们也不能一直这样啊,我们很担心的”乔巴躲起来,一脸担忧的说

“要不……打一架?”弗兰奇说

“不行,损伤太大”山治说到

“各位,我有个建议,让路飞和索隆毫无顾忌的交谈…………比如把他们关在一起什么的”罗宾微笑的说

“可是,他们不会打起来吗?”山治问

“不会的,对吧,船长?”

“哎,等一下……”“路飞,你没有选择的权利”罗宾眯了眯眼,危险的笑着“害我们但心了这么久,同样,索隆,你也是”

“没有异议了吧”罗宾环顾了四周“那就这么定了”

索隆沉默的闭上眼

那件事,只有他们二人知道,他们的秘密,是一件必须石沉大海的事,是一件对与他们来说,又羞涩,又兴奋的事

在醉酒的索隆救下路飞后,本应把他带到船上,然而应为索隆感到胸口火辣辣的痛,意识开始模糊不清,浑身上下都溢满了欲望和力量,而那力量急不可耐,妄想如同火山爆发那样一泄而快

索隆具有压倒性的在自己身上,上衣已被脱光,裤子褪到膝盖,白色的液体,数不清的……

这是路飞醒来后看到的景象

他脸上并没有多余的震惊和反感,而是平静的接受

平静的可怕

他冷静的观察这一切,然后轻柔的抚摸着索隆的脸颊,并献上一个包含众多感情的吻,缓慢的配合索隆的运动

于是,清冷的岛上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性爱

凌晨四点半,索隆背着路飞回到了sunny号

“路飞,我会对你负责的”

这是悔恨和自责等复杂情绪交织在一起,醒来痛哭的男人对路飞说的一句话

其实他完全没必要对自己负责,因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精心策划的,是为了试探索隆对自己的感情程度的深或浅,而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了,索隆他很爱自己,路飞想到

对于索隆来说,他的自制力强到出奇,他不想碰的人,就算在那种情况下,他也不会碰,而是独自解决,所以,这一切只能表明,索隆对自己抱有很深的感情,

但是他因为悔恨的情绪太过庞大,以至于他想不起来自己都做了什么,只看到了结果,所以说,他现在的心情满是对我的歉意

真是失算啊,没有考虑到这方面的因素,路飞边敲着桌子边想到,这下告白有可能因愧疚而拒绝

“路飞,路飞?”索隆扭过头,问到“怎么了?”

“没什么”路飞回过神来

“这间房子只有一张床,我打地铺,你睡床”索隆一本正经的说

“不了吧”路飞轻轻的说,“那次你只是因为醉酒而且被人下了药,只是个意外”

沉默,死一般的寂静

即使房间里点燃着温暖橘黄色的灯,也无法照亮两人间无言的尴尬

路飞稍微有点慌乱,为了打破压抑,他做了一个冲动的决定

他盘腿坐好,一脸认真的说“索隆,我问你,你说对我负责仅仅是因为强迫了我吗?”

“噗”索隆嘴里的酒喷出来了,他扭头看向一脸淡定的路飞,抿了抿嘴

“什么意思?”

路飞有点生气,他那么聪明一个人去,怎么会不知道自己什么意思

他面无表情地走上前,逼近索隆,两手拦截了索隆的退路,在那个缩小的二人空间里,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温热的呼吸,好近,太近了,索隆想要逃,他不想重蹈覆辙

路飞敏锐的发现了他的想法,便用橡胶的能力将自己与索隆捆绑起来

这下更近了,索隆懊恼又兴奋的想

砰砰,砰砰,他们能听见彼此的心跳,他们的心脏像要爆炸一般在胸腔内高速跳跃着,仅仅隔了一层衣服,出去这层衣服,他们就又能坦诚相见了

“你说什么意思?”路飞挑衅的问“我在问你,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索隆顿时满脸通红“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路飞缓慢的从索隆身上下来,但双手仍把索隆禁锢在墙与自己中间“好了,现在回答我吧”

“喜欢”

索隆温柔的说,脸上带着路飞从未见过的认真和郑重的爱意“我喜欢你,路飞,非常喜欢”

在索隆说这些的时候,路飞的心跳仿佛停止了,而在下一秒,他的心就为上一秒的停滞而付出了代价

他的脸红的发烫,心跳从未有过如此急不可耐

趁着路飞的防守薄弱,一个空隙间,他们的位置就完全变了

索隆与路飞的手十指相扣,并将路飞的手稳稳的按在墙上,埋进路飞的脖子里,暖暖的笑了笑,温热的气息触动着路飞

“怎么样,你表个态?”

纵使路飞预料到了这种可能,此时的他却也压抑不住唇边荡漾起的开心的笑

他没有回答,而是捧起索隆的脸,再次献上了一个吻

一个缠绵而又互诉衷肠的吻